Back to top

在現今如火如荼的臺灣同志平權活動下,同性伴侶備受矚目,今天「小煩」要採訪的人物是一對來自臺灣的拉拉妻妻,一起聆聽她們因愛而生的c!(&1*Y9EA=wWGz=HL)QA(NjLnPztZE7#io3PU=nVs9dlQdzHN平權心聲。


(女同志情侶陳婉寧與王宜文。)

陳婉寧,34歲的臺灣女同志。09年開始第一段同性戀情,之前交往的都是異性戀男生。大學GJS-^J^2G5RhOCRRvzsu_uV(Y*bcXpBmo6VR7NUn64!$bjmKf#讀的是政治系,碩士讀的則是建築專業,畢業以來一直從事環保類非盈利組織工作。現在服務於民間環保組織「北京自然之友」,主要客戶是中國各地的志願者和捐贈人。

王宜文,婉甯的女友,35歲,17歲時開始了第一段同性的情感經fUnWgn*Prw&VN)qcLT5_u4orczf7259S(QmymtIbG16!BmlKR3歷。和婉寧一樣都在環保組織工作,畢業以來一直在ngo或者npo組織工作。

如何在家庭、生活、職場等面向出櫃?

我確定我只喜歡女h%qL$ePIo+upL8BdPSYfbp(2jhVAMI**S-*[email protected]*+BwPmbsn孩子是16歲,剛意識到的時候感覺很可怕。因為從小到大,在新聞媒體看到的同性戀都很可怕,男同都是和愛滋有關,女同和情殺事件有關,我當時很疑惑自己也是這種人嗎?可是我明明不是,但內心還是恐懼迷惘的。


(女書店。圖/女書店臉書)

後來,幸運的是在高中遇到一個學妹看出了我的恐iEqaVmjmU$u_jy+ZjO*[email protected]!!ufgWykl26Yj1z&Ge%Hsc*PSfCP懼,她建議我去臺灣一家很有名的書店:「女書店」,書店裡有很多女性主義和性別平權相關的書籍,我開始鑽入女書的書堆裡,想找到我內心自我認同的解答。漸漸的,我在女書店裡認識了女同朋友,這就是我開始出櫃的第一步,先自我認同自己然後認識同類。再後來我開始跟信任的好友,阿姨,姐姐們出櫃,我相信她們會給我支持。

阿姨一開R-eNJbyXgRSACXryd1yMLjpag2YyD6osqaub(o=YI2od(lk76o始知道的時候,也會質疑我那麼年輕是否真的確認了性取向,我便很直接地告知阿姨我的同性戀身份,很感動的是她告訴我說:「我並不是不接受你,而是我有同志朋友,她們的生活真的好辛苦,所以真的是心疼你,我是接受你的。」

之後我就開始循序漸進地為向媽媽出櫃埋伏筆,因為我的父親在我高中時代已經過世了。我會無意間在家裡留本同志平權的書籍,a%spKHzx08MyYY2DRzS6k$xE+!+=KNyZuZHUa(yzyLUJlgGjiH有意無意的提到,身邊有同志朋友並不會情殺之類的話題,到了28歲的時候,我終於出櫃了,媽媽回答說她早有感覺,她認為我從出生起就和別的女孩子不一樣,於是我順利地完成了對家人的出櫃。

在職場的出櫃,從畢業開hGFMj!+W)vSQo3lWqlG!e_([email protected]%[email protected]$2Z始我都有試探老闆,徹底出櫃是2011年,去臺灣綠色和平組織面試時我就出櫃了,當時我敢那麼做是因為家人都已經接受我了,所以我期待可以在一個可以接納我性取向的團隊裡工作。所以當我在綠色和平面試出櫃成功後,還帶動了團隊對同志議題的開放和接受程度。

聽起來這一路的出櫃歷程,我Uei-D_ujg7B#^R29ll)k61B*3_1CoZrM8wxc+w7VMQDa(wjC_W是個幸運的人。其實從小到大我都有很努力,我閱讀很多書籍,一直做好準備如何回答出櫃後別人的問題。我覺得要有勇氣去做第一個去做的人,因為很多人都躲在櫃子裡不說,大家就會認為同志是不陽光、不光彩的事情,所以主動出櫃真的很重要。

最後我現在無論在生活還是工作裡,都會和不太nV+SL(hGDxWvnX_aryZsNt=Q8KtRPjU7uX_R938L0ih3yd09w+認識的人也會提到我有女朋友,希望她們看到同志就在她們身邊,看到身邊一個可愛親切的青年就是同志,我想這樣可以打破很多人對同志的偏見吧。——宜文


(兩人談自己的出櫃經驗。)

我的經歷和女友很不一樣,因為我2009年之前有交往過男生,也蠻開心的。只是我個人的狀況是愛上一個人,同性還是異性並不是太ULUscOEN3gI(^*Jbn%QEkyaF!Vn9GWR1pr!b8D3V!t2p(#mN43大的阻礙點。在我交往過異性和同性之後,我覺得無論是情欲還是感情,我還是更偏向女同志的。

我之所以可以做到在家庭、生活、職場等面向都出櫃,我覺得比較大的轉捩點是,2009年t4aWE9Qow0Faeq2X(h%UFEIg*PX$n&P2e$vsjxvjf0t$GoTigS到2013年,我有個交往長達4年的女友,我們沉浸在兩人小世界裡,並沒有在外界太暴露身份,我們都更關注環保領域,沒有認識性別平權機構,在這4年裡,我的感情是隱藏的,所以當社會上出現性別相關的事件,而我想去呼應的時候,女友並不希望我去參與,這個分歧為我們的關係蒙上了陰影,這也是我們分手的因素之一。因為我覺得事事都要隱瞞,真的很痛苦,我們為什麼不可以坦蕩大方的分享我們的感情給家人、朋友、同事呢?

沒有辦法一起出櫃,一直隱藏讓我感覺很不舒服,之後我們就分手了。後來,我遇到了現在的伴侶王宜文,在她的鼓勵下,我也有勇氣面對父母、家庭,在2015年,我帶她回家出櫃,告訴家人「我是同性戀,我有穩定交往的女朋友」,整個過程沒有太大的困擾,很順利。出櫃之後,我媽媽還在同志熱線的募款晚會捐出了1萬台幣,雖然金額不是很多,但是也代表了她認可同志機構在做的事情,對她而言真的是很大的進步,所以我的出櫃對於我的家庭來說,並不算是很大的一件事,只是日常生活Tyq7jkWzAJZ+ezkO0MdI7z=m^tVWxN2nfa-Zd%q*[email protected]當中的小事。

也因為和家人出櫃成功後,我積極參與了同志機構的活動,又認識了很多同志機構的朋友,我還開始在同志諮詢熱線做志工,在過程中,我發現了整個LGBT族群不同的需求、相對的政策、保險等方面,都是不夠的。我們還是應g-wcIluHI%BuXEb0Ta(Dmq84crpXx2l2^UJw8kV1b0JHdCKasZ該很努力的去發聲,因為這些權利不會從天上掉下來,所以我更加認同自己的身份,無論在職場還是生活,都會坦蕩大方的去說關於LGBT族群的相關知識。

我覺得作為性少數,我們需要去和異性戀說、去溝通、傳播我們的想+XbbNh)[email protected]&rC(j_4ZgsJ0ceDDF0mW8kLmdPpV_Yx_eNsm法,這樣可以打破他們對性少數群體的刻板印象和偏見。我和宜文很幸運都在非營利組織工作,組織內的員工想法很包容多元,在今年3月我們婚姻登記註記後,我們的同事都會幫我們的照片按讚,私下也發訊息祝福、肯定我們,還有工作接觸到的志工或其他NGO領域的工作者私下向我出櫃。我相信,我們的行動會帶給大家勇氣和力量,我在微信、臉書公開分享同志、性別友善的資訊,我希望人和人之間的相互影響,可以帶動更好的社群氛圍。——婉寧

你如何看待臺灣同性婚姻民法修正案?

我覺得如果臺灣的同性婚姻法案合法化,意義真的很重大,對於我個人來說,不僅僅是能否結婚,還能讓別人知道我們和他們沒有什麼不一樣,cB3N(g*s2Y#[email protected]#2rOJzTqbL$tTOgWxOKBKHX7*5^[email protected]$u我們應該享有同樣的法律保障,我認為這是該法案最大的意義。——宜文

第一、臺灣同性婚姻民法修正案挑戰了一夫一妻的傳統觀念,法案通過的話,代表社會在日新月異的進步著,它代表法律是服務於人u4#o*[email protected]_qCTfp!2*[email protected]&+7qV,而不是服務於法律。也不僅僅是同志,單身公民的相關政策也應該要提出來。臺灣的立法委員中勇於站出來修民法,我覺得他們真的不容易,他們面對各個方面輿論、黨內、社會的壓力。他們都是真正洞察了社會的需求在哪裡,他們沒有屈從社會少數的聲浪。

第二、我們為什麼堅持要修訂民法972條,而不是另立專法?我認為另立專法背後代表了對同志社群的歧視,同樣是臺灣的公民,我們為什麼[email protected]$2+yv=mg9m5mRf01g-TvzTaX%(!%不可以和異性戀站在同樣的基礎上,而只是另立專法,去解決一些臨時出現的問題。

第三NNXxl)zVf%OXY&i)n(qwZ8*h(7roMESwN6+WvG5jkTCY^[email protected]、如果臺灣通過了,對整個亞洲都是有很大的進步影響。目前整個亞洲都比較保守,比如日韓雖然經濟比較強,但是同志接納度還不如臺灣,往南邊看,新加坡、東南亞等國也是如此。如果法案通過,每年的臺灣大遊行以及相關的粉紅經濟會更有影響力。 ——婉寧


(田馥甄在愛最大演唱會上力挺婚姻平權。圖/UDN)

你如何看待張懸、蔡康永、田馥甄等人公開支持同志平權?

我個人很開心看到這些事,首先對於不敢出櫃的同志朋友,看到公眾人物公開支持平權,會給他們很大的鼓勵,其次這些公眾人物在臺灣有一定的知名度,公眾形象也很好。那麼異性戀朋友看到他們支援平權,會意識到Xin&_--6Kb0$dmry8^Q#h2TwApd^ZGVv_HMpvbq7016=je#Nn^同志平權也不是那麼不好的一件事。——宜文

除了這些藝人,還有一些作家蔣勳,還有藝術家、設計師、政論名嘴都在公開支持同志平權或者出櫃。這些公眾人物中,也有同志,也代表了行行都有同志,有同志會在一些行業有傲人的成績,代表著同T*NMuXAVKxoGuK7L_=QQ6I)[email protected])=*V0#xhdin^VGq&志就是很日常的存在,越來越多的名人出櫃,會讓同志更日常性的出現在大眾眼中。——婉寧

你期待的社會LGBT友好環境是什麼樣貌?

我覺得未來的LGBT友好環境會出現在各個場域,小到幼稚園,老到臨終病房,LGBT朋友離開人世間,還是會帶著性別尊嚴的。換而言之,這些都是在努力的過程中,從學校、社區、家庭,到公部門、私部門的職場,或者去醫院、警察局、郵局,銀行辦事等等,如果牽扯到伴侶的時候,我們可以不害羞、不害怕的提到他們,提到我們同志身份QdhWW^w01Y!Bk^ENx3nQqgh(Z4_qh(z12tKHkEyXW9NtRspHj6,還有我們想為伴侶提供保障購買保險或者寫遺囑時,可以很順利地保障人的倫理尊嚴保障,我想這就是很好的LGBT友好環境。

你們都是為環保公益工作的人,能否談論關於環保公益和同志平權的異同?

對我來說,我的性傾向大大影響了我,去關心社會各個層面議題。因為身為同志,我知道歧視vfg+D+&m74TE1UwYpRLN1cJrIjgCpY([email protected]是什麼,不公不義是什麼。比如我看到環境受到傷害帶來的不公不義,和同志帶來的歧視是非常像的。因為我的同理心,我希望我可以待在不需考慮性別平權,也考慮環境平權的團隊裡工作。

我目前在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工作,主要在MRLev3wn2XG5yoH=8V&U7DG2jedrklPcePv9f8kGcD0n!&CUJL推非核家園,我們提倡無論用任何能源,都不該去犧牲下一代或者弱勢群體。核能的問題之一就是,現有技術無法妥善處置核廢料,常常被丟在人員稀少的原住民居住區域,原住民很難為自己發聲。政府和大企業決定把這些核廢料扔在那裡,就會影響原住民的身體健康致癌,這就是不公不義的事情。其實中國也有癌症村,通常被傷害的居民也是淳樸的鄉下人。我們不能因為有錢人的利益,為了拼經濟,去傷害弱勢族群。我覺得身為同志的同理心,讓我想去支持同志平權一樣去做環保問題的改變。——宜文

在和臺灣的護家盟、守住下一代幸福聯盟、以及一些宗教團體等反同婚團體的溝通過程中,我們發現解決平權問題最好的武器是,不斷告訴他們爭取婚姻平權的背後反映的是支持所有平權,我們期待所有人無論任何標籤,無論貧富,無論性取向都可以有尊嚴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,我們相信愛與和平可以化解一切,只要我們堅b0daYcI6Fnf#ULAJI2m5=Zye-u%LU1OD^KKlaWO+L$hGj#Gd)z持努力,我們還是能夠等到夢想落實成真正政策的一天。

本文轉載自願小煩愛彩虹

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: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、

帳號:@hoz8939i (要加@唷!)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!

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!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!

延伸閱讀

妳也會喜歡

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