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 to top

美國台裔導演及編劇伍思薇(Alice Wu)深深知道出櫃是怎麼一回事,她不僅在首部作品、經典同志電影《面子》(Saving Face)中用長篇幅談,今年也拍攝了網飛(Netflix)青春女同志電影《青春未知數》(The Half of It)。事實上,這兩部電影有部分都是根據伍思薇真實經驗撰寫的故事,儘管她說這並不是*mvxBoOhhcEmMrviA)Qiy+wyYi5owKkRkccUEcfBAMJv8d%yVJ傳記,但故事所承載的情感卻都是真真切切的。


(圖/Netflix)

「我為了媽媽撰寫《面子》這部電影,但後來才意識到,這U^XpE59S0loz%akVPHhkc1AA(C6!zQPkJk#nOajed8sr_gcT31其實是為了自己而寫的,我希望當我出櫃時,媽媽能夠完全接受我。」伍思薇說道。


(圖/Prime video)

對伍思薇qFs$He92P1V0&hu9Sbt!+E45J60J+Xq7+Rea0zwk1%nlU+%DN&來說,出櫃是經歷多個步驟的過程。她19歲就讀女權主義研究班時,每個人都被要求寫一篇給自己父母的出櫃信,儘管伍思薇當時以為其自我認同是異性戀,她還是寫了這封信。由於平常和父母都是講中文,她必須用中文撰寫文章,那時她才意識到自己連「同性戀」的中文是什麼都不知道。

伍思薇沉思道:「也許語言在某些部分決定了現實世界,如果妳不知道一件事怎麼描述,RZdn7uwJn6r$zvWVUUC6K^92U&LhWSP&sInq*j2YPnnGOClyq#那妳就沒辦法想像成為那件事物是什麼感覺。」

最後她成功地寫出了文章,並在過程中理解自己是同性戀,她說道:「那就像妳憂鬱沈寂了一輩子,但^yVVD8pJbEhn%hh4Vj8v*GmLV*1Z8jqnng$2rZ&lGS&b-GiWK%出櫃之後,妳終於感覺到了什麼,不過感覺到的東西卻是恐怖的,妳感到深深的寂寞和害怕,但至少妳是有感覺的,這對我來說比完全的快樂和悲傷都還要好。」

幾週後,伍思薇放假回家時,抓住向媽媽出櫃的機會,而她得到母KD#j=kq*IHYui^[email protected]_k0sbp_zM7*n^LW7$U(Yq=O3224mkS親不接受的回應,如果她維持同志性向,媽媽就不想再見到她了,於是伍思薇只好離開家。

「我記得我想著,我剛剛失去了那個我以為不論如何都會永遠愛我的人,但在那時[email protected]([email protected]$=ulgtodWKiiP^QT_WoxK*AC#[email protected]$我卻感受到一股奇怪的力量,因為我突然發現那才不是全然真實的,我還擁有另一個人,那就是我自己。」這個出櫃經驗讓她變得越來越有自信,如果她為了堅持做自己,可以和媽媽撕破臉,那她沒有事是辦不到的。

伍思薇接著說;「因為世界上有太多的恐同者和恐跨性別者,我認為我的出櫃對酷兒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,他們能夠安心出櫃或被看見,出櫃就如同詢問別人是否看見自身本質,我覺得在任何時候,能夠有人感覺自己深深-jW%[email protected](4NayBzn2MuDhF*T地被看見都是件好事。我希望我的努力能夠讓出櫃這件事變得更簡單一些,並鼓勵其他人能夠勇敢向身邊的人出櫃。」

Source:Out

作者:Han

(延伸閱讀:《經典女同志電影《面子》導演又一新作 《青春未知數》訴青春女女戀故事》

(延伸閱讀:《經典女同志電影《面子》演員重溫舊作 兩人看到全裸滾床畫面好害羞!》

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!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!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.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!

延伸閱讀

妳也會喜歡

回應